歙砚斋
欢迎光临 歙砚斋 网站

徽州女人的歙砚情
\
\

在 一般人的眼里,雕砚当是男人做的事。将一块巨石锯开,再用刻刀在上面琢出墨池,刻上山水人物,制成大大小小的砚台,没有一把臂力恐怕难以胜任。可是就有这 么一位女人,从年轻时代就跟砚台结下不解之缘,将一块块沉睡在岩层里的石头,做成一方方精致的歙砚,赢得了世人的青睐。

一身朴素的村妇打扮,二刀毛短发,身上纯净到了没有一点红绿装束。在北京潘家园歙砚斋,当我头一回见到程立君女士,如果不是面对屋里一方方美伦绝伦的歙 砚,我会以为她是刚从麦田或者茶园劳动归来的农妇,而不是歙砚女传人。认识程立君,是一种缘份,而程立君走上雕砚之路,也是一个缘字了得。这些年,我一直 想买到一块理想的砚台,可在北京一些文化街转来转去,不是价格高得有点让我难以承受,就是品相不合我的趣味。十多年来,我书案上放着的是一块花二十块钱从 琉璃厂买回的砚台,说穿了只是一块有坑的石头罢了。去年,我到北京山水画家李锡武先生家玩,看见他画案上放着一方砚,眼睛不仅为之一亮,纯之又纯的青黛之 色,在窗外阳光的照耀下闪着幽幽玉光,优美的造型和精细的雕工,令我的目光流连忘返。看着看着,我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在砚壁上轻轻抚摸了一下,砚壁石理光洁 细腻,犹如婴儿的皮肤,我的手搭在砚壁上,一股沉静的文气就通过手掌朝我周身传来。那一霎,我那颗在红尘里奔波而疲惫不堪的心,突然变得宁静了。人砚合一 的境界,原来是如此纯美。

李先生给我沏了一杯茶,说起了这方砚的来历。李先生画山水喜欢用宿墨,前些年也为没有一方理想的符合自己审美欣赏的砚台而苦恼,转遍了荣宝斋等文化市场, 众里寻她千百度,还是没有能买到。后来,他听一位画友说,潘家园歙砚斋,有位姓程的女雕砚人,做的砚台品相很不错,便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找到程立君,提出要 她当场雕一方砚台。程立君问,你有什么要求,李先生说,我昨天夜里做了一个梦,梦见我的砚台掉到海里了,你就雕一方刚从海里捞出来的砚台吧,雕好了,我愿 意出高价,雕得不理想,我把工钱付你,但石材料费就得你自理了。程立君当即说,雕得不理想,就权当我付学费,工钱文分不收。

20天后,程立君已经将一方直径21公分、底座厚5公分的砚胚做好,打磨得细腻光滑,便约李先生来看样。那天早晨,李先生带着钱来到歙砚作坊,看了砚台的 造型,感觉非常满意,便说你现在就雕吧。话音一落,程立君便在砚壁上起稿画图,从上午八点,一直做到下午四点,一方圆砚终于雕成。砚盖上,是大海奔涌的浪 花,砚壁上的道道天然纹理,犹如水痕掉落,李先生接过砚台,似乎能听到大海的潮啸声。耳听为虚,眼见为实,程立君雕砚的过程,就像僧人打座入定一般,有几 次,他提醒她,已经到吃午饭时间了,他要请她到外面饭店打点一下肚子,可程立君只是摇头,看到她那副专注的样子,便再也不敢打扰了。

浪花名砚,成了李先生的莫逆之交,只要他揭开砚盖闻到宿墨的清香,一股不可遏止的创作冲动便涌上心头。而程立君雕砚过程,就是一个美丽的故事。去年春天, 李先生带着我来到歙砚斋,临进门之前,悄悄跟我说,你看中那方砚,就跟我说,我来给她侃价。进屋后转了一圈,我看中一块圆歙砚,却又不好意思开口,随后借 故走了,因为在这之前,我了解到,程女士在北京拖家带口,连住房都是租的,每月开销得好几千。随便侃价,无疑会影响她的生意。

一回生,两回熟,后来,只要我逛潘家园,总要到歙砚斋转转,过过我的歙砚瘾,每当看到那方圆歙砚,总要情不自禁地伸出手,抚摸一番。当然,每次摸过后,还要摸摸别的砚台,但我始终没有开口跟她侃过价,我知道,歙砚是名砚,价格都很昂贵。

 
 

今年五一长期,我又来到歙砚斋,见那方砚台还是摆了砚柜里,便觉着有些好奇。据我所知,程立君的砚台卖得很好,为啥独独这方砚出不了手呢?因为熟悉了,便 问起程女士,她看着我笑了,说道,它在等它的主人。主人是谁?我问道。程女士说,还能是谁,他去年就看中了。原来,程女士已经从我的眼神里看出我喜欢这块 砚台,所以就一直没有出手。

你要真是喜欢,你就拿走。程女士说,你看中我的砚台,是对我的手艺的肯定。

我将手抚摸着那方歙砚,感觉它是有生命和情感的,作为中国四大名砚之一的歙砚,因其石理细腻,发墨好,有收藏价值,受到历代文人墨客的青睐。我从包里掏出钱,塞到她手里,她死活不收。趁着程女士包砚台的过程,我又悄悄将钱压在一方面砚台下。那是我一部中篇小说的稿酬。

当天夜里,夜深人静之际,我朝砚台上续上清水,拿出新买的胡开文油烟墨,轻轻地磨起来。伴着阵阵墨香,程立君的身世就浮现在我眼前。程女士高中毕业那年, 高考因数分之差而名落孙山,家有八个兄妹的她,为争得一口饭吃,前往歙砚研究所拜师学艺。师傅领进门,修行在自身,凭着对歙砚特有的情感,她不仅学会了开 石、看料、雕刻等一整套手艺,将雕砚的手艺做到了深圳、合肥等地。2000年春上,她来北京雕砚,先是在潘家园练摊,一路走来,如今已经在琉璃厂和潘家园 有了自己的店面。歙砚石料,经过数亿年岁月积淀,质地坚硬如铁,每雕一方砚,都是一身汗水,由于长期握刀雕砚,她的两个大姆指已经严重变形,她的生命已经 与歙砚溶为一体,每雕出一方自己满意的名砚,就会快乐得像个孩子。程立君雕的歙砚,在北京举办的万国博览会上受到欢迎,不仅书画家喜欢,大学教授喜欢,就 连国际友人也喜欢。6年前10月的的一个周末,在北大读书的泰国公主诗琳通来到歙砚斋,一眼就看中了程立君雕的《五牛砚》,买下后还跟程立君合影留念。 《北京青年报》《中国新闻报》都刊登过她的事迹报道,如今,程立君已经有了自己的歙砚斋网页。雪岛

备案号(京Icp备12014971号)

歙砚斋 版权所有  

地址: 北京潘家园旧货市场现代收藏品大厅281号  邮编: 100021

电话: 010-87789168 67301958  13621311178 传真: 010- 51204673

E-mail:sheyanzhai99@sina.com  jiachu@sina.com|jiangrebing@163.com.cn